指责谷歌这样的科技企业涉嫌过度收集用户数据

  • 时间:

【世界杯最佳阵容】

事實上,興許從未有過任何一個歷史時期如今天,如此多的用戶、如此多維的信息掌握在如此少數的機構之中。在互聯網進入數據驅動的新階段之後,科技企業崛起的另一面,是不斷侵占普通人對自我隱私數據的使用權。

比起新產品或是新功能,撫平用戶的不安全感,或許才是更應當考慮的新維度。畢竟,商業迭代除了靠技術進步,也靠信任轉移。

然而,最近兩年,這些科技企業在公眾形象方面卻紛紛陷入了傳統巨頭的陷阱。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開始,傳統巨頭企業也遭遇了潮水般的批評,主要集中於企業的社會責任和對個人權利的侵犯。從嬉皮士文化中汲取養分的喬布斯等新一代科技明星,也努力使自己看起來與臃腫的傳統巨頭有所不同。

科技觀察或許從未有過任何一個歷史時期如今天,如此多數的用戶、如此多維的信息掌握在如此少數的機構之中。

即便是谷歌,或是早早就喊出“在意你的隱私”口號的蘋果,仍然會在新功能推出之際,一遍一遍引發關於“隱私”的質疑。部分科技公司此刻應當回想起資本主義早期巨頭企業的原罪。而一度標榜更卓越更人性的科技企業,想必不太想被另一個原罪所擊垮。

但科技公司的這些努力,隨著互聯網逐漸成為各領域的壟斷巨頭而日益蒼白。舉個例子,即便谷歌的“不作惡”口號在全世界範圍內依然深入人心,但當谷歌在其最新的智能顯示器(Nest Hub Max)上推出一款面部識別的新功能時,依然引發了公眾對於面部隱私問題的警惕。

用戶或許願意用面部數據交換一些小小的便利,如使用蘋果手機的“面部解鎖”功能。但毫無疑問,這款產品走得有些太遠。其將用戶的一種隱私(面部)和另一些隱私(私人數據)連接起來,並不能讓用戶覺得更便利。相反,只會激發用戶天生的不安全感。他們會覺得,天哪,原來這家企業擁有我如此多的隱私數據。

這項名為Face Match的面部識別技術,可以在識別用戶的面部特征後,立刻在屏幕上顯示用戶的照片、短信、日曆等數據。

單純從產品應用的角度看,這款功能顯然屬於設計者想象中的“便利”。當谷歌Nest Hub Max的面部匹配功能保持開啟時,其會不斷監控和分析來自攝像頭的輸入數據,以檢測人臉。

上一個互聯網時代里,谷歌的“不作惡”和喬布斯為蘋果加持的“創新”標簽,共同構建了科技企業的道德高地。

單純就這項功能,指責谷歌這樣的科技企業涉嫌過度收集用戶數據,或許有些大驚小怪。早在大數據時代來臨之初,用戶的生物信息包括指紋、面部、步態、體重等就已經進入科技公司數據庫里,至於手機號、支付信息、消費數據更是無一例外。

周杰伦 阿信谭维维道歉曹德旺谈美国工厂沈月方否认恋情70城最新房价出炉哪吒票房破49亿法国逆转澳大利亚央视批评周琦张韶涵发问号张天爱徐开骋恋情刘德华被粉丝求婚爱国留学生唱国歌李沁回应诛仙争议上港无缘亚冠4强小小的愿望票房破亿周杰伦 阿信李嘉欣复出进京快递安检升级剑桥偶遇章泽天进京快递安检升级歌唱家胡宝善逝世张韶涵发问号国庆节放假通知小小的愿望票房破亿宁波落户新政周杰伦新歌销量谭维维道歉沙特削减近半产量曼联1-0莱斯特城杨世元受伤